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裤裆情缘
久住我心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7749
精华 0
积分 7745
帖子 1549
威望 7745 点
金钱 3099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2-14 06: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裤裆情缘

裤裆情缘
      
   
    我匆匆地吃了几口早饭,去赶公交车。
      单位离出租屋很远,坐公交车也得四十分钟,而且必须得赶最早的15路车,要不然就迟到了。
      天阴沉沉的,快要下雨了。
      “在私企的日子不好过啊”,我站在站牌下,烦躁地走来走去。
      谁让我没钱呢!要不然在公司附近租个屋子多好,何苦来这里租这廉价房子呢。可转念一想:我毕业一年,找到工作已经不错了。
      15路车终于来了,排在前面的人们像潮水一般涌向车门。好容易上了车,却没有座位,不过总算松了口气。车缓慢地行走着。到了下一站,望着下面站着的一片焦急的人们,我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又要被“挤死了”。车像怪兽一般,又把一大群人吞食进来。我被挤得向右打了一个趔趄。一个带着淡淡的幽香的柔软身体紧紧地贴在我后背,我回过头来,看到一个清纯的笑脸,看来这个女孩岁数不大,与我仿佛年纪。虽匆匆一瞥,也觉得她眉清目秀的。
      一路上,随着每次刹车,她的胸部总是撞击着我,我觉得蛮不好意思的。想挪一挪,可哪里有空隙呢?我觑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红红的。我装作不知,沉醉在温柔故乡里。突然司机在报我要下车的那个站要到了,怎么时间这么短呢?我有点折服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了。于是我转过身,开始往门外走。这时,不知是遇到一个什么情况,司机一个急刹车,我摔在前面的人身上,那个女孩也随着我倒了下来。“啊”,我怎么了?钻心的疼痛,好像是触到一个尖锐的东西,我抓住了它,我开始眩晕了。恍惚间,我觉得好像是那个女孩的雨伞尖。我抱着裆部,大声哼叫。我迷糊糊,好像听到了人们在议论我,又给我腾开了一个空隙。那个女孩问我:“你怎么了,啊……”我听不清楚后面说什么。又好像那个车站到了,那个女孩把我搀下来,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闭上了眼睛。后来觉得有人把我扶上车,后面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了……
      
      醒来后,我发现躺在病房里,左手上缠着纱布,右手上打着点滴,还隐隐作痛。房内静悄悄的,再没有别的人。窗台的万年青映照着太阳的光辉,一切是那么和谐,恬静。我看了看墙上的表,已是下午,我满腹疑问。我挣扎着要起来,可一用力疼痛提醒了我。
      “哎呀,你不要起来”,一个女孩跑进来,按住我。我抬头一看,是车上的那个清纯女孩。在车上,我不好细看她,现在近在咫尺,她似笑还颦地看着我。只见如水的脸庞上眼波流动,亭亭的身材恰到好处。好可爱的南国女孩!
      “对不起,我伤害了你。”她的玉脸上笼罩着一层红晕。她拿出诊疗骨肽注射液说明书单给了我,又转过身,不去看我。
      只见单上写着:“睾丸、手臂外伤性红肿,需住院观察。”我去看她时,她悄悄地看着我。郁闷啊,我的伤在隐秘部位,而肇事者又是一个女孩子!这多难为情啊!
      “你在什么单位?”她打破了尴尬。一下子提醒了我,我忙给老总打电话。老总是个中年女人,很严厉。老总非要问我伤在哪里,我只好如实说了,结果老总笑成一片,嘱咐我好好养伤。我捂着臊红的脸,挂了电话,却看到那个女孩在吃吃地笑。我又气又好笑,心想:你笑什么玩意儿呀,我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你在这里有没有亲人?”她又问我。
      “唉,我孤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举目无亲!”
      “哎呀,这可是个问题。”她搔搔头。
      片刻后,她说:“我叫静怡,我来照顾你吧。”
      我忙说:“不用”,可心里想,还有谁来照顾我呢?
      “我撞坏了你,照顾你是理所当然的。没事。”静怡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犹如两把剪刀。
      正说着,我觉得小腹涨疼,啊,是想尿了!我看着肿胀的左手,输液的右手,这可怎么办呢?尿意一阵比一阵紧迫。我快忍不住了,后来颤抖起来。
      静怡大惊失色:“怎么了?”
      我的脸又红了,低低地说:“我想尿。”说出后,我又暗自抱怨自己连个小便也不会说。
      静怡的脸马上红了,耳朵也红了。她呆了一瞬,立刻反应过来,她大声说:“等等我,我给你买个壶。”说完,“噔噔噔”跑下楼去。
      她一走,我很后悔:她会不会来呢,我怎么这样单纯呢?我该怎么办呢?等她的时间觉得太漫长了,我一点控制不住了。我正要按床边的电铃,她跑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新买的尿壶。
      她急匆匆地走到我身边,开始解我的裤。
      她的手颤抖着,但不失麻利。
      我一下子好紧张,心跳加速。
      她终于解开我的裤子,当她看到我那隐秘的宝贝时,快晕过去了。
      我也不知所措了,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让女孩子看过啊!今天,突然出现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我……我该怎么办呢?
      上面滴出的尿滴提醒了静怡,她不再犹豫了,一把抓住我的宝贝,塞进尿壶里,她闭上了眼睛。
      哎呀,我懵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我心底升起。一种不可言状的气氛笼罩了这个病房。
      憋了太久,这泡尿实在太长了。我无法形容我的感受了。
      我偷偷地去看静怡,她的睫毛遮着眼帘,脸红得发紫。攥着我的那只手已出满了汗。
      该死的尿终于尿完,好轻松啊。
      静怡在我的提醒下才松了手,她的额头已渗出细小的汗珠,脸是红上加红。
      她的手抖索着把我的裤系好,提起壶子,飞也似的跑出去了。
      我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我想:今天发生的事是世界上最难为情的了,一位陌生女子帮我尿尿,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接下的日子里,静怡依然伺候着我。只不过她的手没有那么抖了,嘴角也挂上了羞涩的微笑。
      在静怡精心的照料下,我的身体逐渐康复了。一周后,我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只是胳膊还有些不适。
      我看着笑脸盈盈的静怡,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她清澈的眼波里,蕴藏着多少纯洁善良啊!与她相处,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我已逐渐了解到,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独自一人在外谋生。真是不知道,她的心曲和我相同。我说出的话正是她想说的,她说出的话正是我想要说的,知音难觅,相见恨晚,我们都有一样的感觉。
      10天过去了,我和静怡的钱花光了,再也住不起院了。再则,我的身体已恢复了大半,在家里吃些就可以了。我和静怡商量,我要出院了。静怡想了想,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
      
      静怡和我来到我的出租屋,她哑然失笑,房间这么小,这么乱。她不听我的劝告,非要帮我整理房间。我坐着看着她,心里很舒服。突然静怡拿着一张日历笑着跑过来。我拿起一看,时间是10天前,上面赫然用铅笔写着:我希望能碰到一个丁香花一样的姑娘/美丽而忧伤/她撑着花伞/漫步小巷……”
      静怡捏着我的脸:“乌鸦嘴呀!碰到一个拿伞的姑娘,她让你受了伤。”
      我大笑起来:“这是奇缘啊,不然我怎么会碰到你这个美丽的姑娘。”
      她骂我是傻子,我很高兴。不知在哪本书上看过,凡是女孩子说你是傻子那说明她爱上你了。
      收拾停当后,她说:“我上班去,晚上看你。”
      傍晚,静怡如约而至。
      饭后,我们漫步街头。晚风微凉,我不觉揽住了她的肩头,她笑着拉着我的手。
北京中科中医院好不好      在这喧嚣的城市,两颗孤独的心逐渐靠拢。
      
      几天后,我开始上班了。天天坐的还是那趟最早的15路车,看到它,我格外亲切。就是它,让我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孩子,虽然那次相遇有点惨痛,有点啼笑皆非。
      在下一站,我又看到了她     她荣升的那一天黄昏,我们伫立在松浦大桥,望着流光溢彩,静默无语的江水,心中如水般圣洁清凉。我坐看她那被柔柔的晚风拂乱的秀发,一时间心潮澎湃,却又说不出话来,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静怡那安谧的微笑是世界上最动人的画面。
      
      五一到了,静怡要带我去她的老家,我是求之不得。江南如画的水乡令人心旷神怡,我愉快极了。慈祥的“岳父母”(心里叫)对我频频点头,丰盛的酒菜说明了老人家对我的满意。席间,静怡的姐夫问我:“你们是怎么相识的?”我一想到往事,窘得说不出话来,静怡同时涨红了脸。姐夫大笑青岛白癜风医院不止:“80后的年轻人的脸皮还这么薄?”,话一说完,笑声不断,我也笑起来。感谢这旷世奇缘,让我找到一个性情如水的女孩子。
      归去时,天下着小雨,早开的花瓣落英满地。我们沐着花雨,看着路上共撑一把伞的一对对情侣,我轻声问:“小怡,你的那把伞呢?”
      “坏蛋,我现在不敢带了。”
      “为什么?”
      “我怕再伤害一个人。”
      ……
      
      今夜,静怡留了下来。我抑制不住兴奋,紧紧地搂着她,一夜缠绵……
      醒来后,已是翌日上午,静怡早就不在了,床上残留着她的香味,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我开始拨打她的手机,提示说是空号!
      啊,怎么啦?为什么呢,我快疯了!我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她的电话,可提示总是空号!怎么会这样呢?
      我赶快起来,向她单位走去。
      我可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单位,只是听她说过在什么地方。有好几次,我准备找她时,她总是适时出现了,好像知道我要找她似的,她总是说和我心意相通,我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现在,我第一次去找她,看她怎么说!竟然换了号码!
      路上看到一个朋友开的手机缴费厅,我就进去查一查。当我说了号码后,朋友肯定地告诉我是空号,我让他查一查前几天此号码的记录,他告诉我没有记录,就是空号。我糊涂了,这究竟怎么啦?前几天,我和她通过很长时间的话啊!赶快去找她去,问个明白。
      进了她曾说过的公司,我向人事主管说了她的名字,那个很有气质的男子一脸惊异,向后退了两步,问我干什么。
      我说:“静怡是我的女友,昨夜还和我在一起,今天她突然消失了,我来问问她在不在公司,为什么躲我?”
      人事主管的脸一瞬间变了好几种神情,他冷冷地说:“静怡是个好女孩,可她三年前已经死了,死于车祸……”
      “你是人是鬼,来这里干什么,啊……保安,快把这个人拖出去……”人事主管歇斯底里地喊着。
      “你们胡说,放开我……”一切无济于事,我被拖了出去。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本港台衛星直播万人音樂聊天城
點擊進入=>>萬人资料堂本港台衛星直播萬人堂心水聊吧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2-24 06:20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