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第二个年头
难解烈酒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7787
精华 0
积分 11855
帖子 2371
威望 11855 点
金钱 4743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2-1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8-2-14 06: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第二个年头

第二个年头
      
   
白癜风医院上海哪家好    第二个年头,天佑已经开始慢慢的适应这里的生活,说起来,也没什么。除了一些细枝末节外大体上和以前差不了多少,都是一样的枯燥。生活本就是这样,如果你想活的惊天动地的话,那你就去杀个人,放个火,或者是看见了自己心仪的姑娘就冲上去了她。但这几件事他一件也不想做。
    还有什么说的,也许就这样混完了这四年在说。反正也就这么地了。
    又是一个周末,无聊的要发疯。原本是打算昨晚去上个通宵,今天睡上那么一觉,这一天也就这么打发过去了。可是现在已经不时兴到网吧里去包夜了,那是刚来的后辈们干的事情,老一辈的同志都在宿舍里用自己的电脑包夜了。还有最主要的是自己身上一个子儿也掏不出来了。
    想如今自己在这里也是前辈了,干什么事都得有点气派来。遇到学弟学妹们也是一脸不屑。
    “近好象生病的人挺多,没什么大不了得都奔医务室跑。”
    复生这句话点醒了天佑。“好象是真的,我觉着奇怪呢!”
    天佑和复生两个都是一类人,糊,懒散,可谓是知己,而且还是同乡。两人有许多共同的爱好,但他们的爱好在别人的眼中都是很土的,正如他们的名字。所以他们想做的事从来不向别人张扬,可以用偷偷摸摸来形容,也因此经常引起别人的误会。他们在这个圈子里渐渐的被孤立了。
    “怎么回事,这么多人生病,会不会是什么流行病啊,我看得小心着点,免的也害了病,可没钱去看病。”天佑一脸疑惑。
    “说的也是,不然问问别人是什么病。也好提防着。”
    “我看就这样办。”
    “是小开,好象也是来看病的。”他们两个在这没等了几分钟就来了一个熟人。
    “我们去问问他。”天佑打了个招呼,“小开,吃过了没?怎么生病了吗?没什么吧!”
    “没……没什么!你们也是来看病的吗?”
    “不是,刚好路过,打算出去吃饭,晚饭还没吃呢!”
    “哦,我已经吃了,不好意思,不说了,我等着进去看病。”
    “哦,忙你的吧,我们这就去了。”
    “好象是有什么事不敢说,吱吱唔唔的。”
    “恩,一定是害上了什么大病,不敢与我们说,害怕我们也染上,找他有后事。”
    “算了吧,人家害上了病才不敢和别人说呢!我看甭问了,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虽然有点提心吊胆,但日子还是要过,就是在吃饭的时候格外的提防着,尽量是找没人的角落。
    也没计算着日子过,反正是过了好一阵子。“已经过了好一阵子了,我看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学校也没什么警告。”
    “是呀,是有一阵子了,不过最好还是小心点,小心驶得万年船。”天佑一直就是很小心的人,从小到大都没遭过什么大事。
    “说的是,应该提防着点,现在的人可坏了,自己有病了却不说,偏要把别人也害了。”
    说起来已经过了大概有一个月了,天佑还是没有放松警惕,但复生似乎已经很淡然了,而且也不象从前那么粘自己了,一个星期没和自己一起吃饭了。
    这天,天佑起的很早,其实不早,别的同学都已经上课去了,但天佑很明显的是对上课不感兴趣,所以今天较平时是早了许多,但天佑怎么都不能安稳的睡觉,硬是给周公从床上给轰了下来。洗涑完毕点了一支烟,还没有吃早饭,胃里空空的,受了烟气的刺激之后感觉有点反胃,不知是怎么搞的,浑身都不舒服,象是病了。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几天了。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自己是不是被别人传染上了,没有理由啊,自己一北京中科白殿疯直是很小心的,如果是被别人传染了,那只可能是复生,可复生没理由要害我,难道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害了病了,把我传染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染了病,于是不和我一起吃饭了,对,一定是这样,我得和复生谈谈。
    复生现在一定还没有起来,“复生,是我,开门!”
    “谁呀!况复生不在,去医务室了。”
    “什么,他真的生病了?”
    “哪是去看他妈的什么病呀!看医生还差不多。”
    天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不象是在骗自己。难道看医生和看病不一样吗?天佑走到食堂里面吃了点东西。也许我应该去看看复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复生果然在医务室里,“复生,你怎么了,生病了?没事吧?”
    “恩……没事,小事,你来这干什么,有事?看病?”
    “不是,听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没事我先走,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要不你等我一下,我还有事要和你说。”
    “好吧。”
    两人走出医务室的时候,复生又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继续为下一个病人看病。里面排了长队。
    “好吧,可以告诉我你现在究竟怎么了。”
    “都说了没什么,别问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
    看着复生远去的背影,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人真是一种善变的动物,没有一个人能猜透别人甚至是自己心里所想。天佑这样想着,这些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物变化的速度太快了,简直让人适应不过来。想的多了,感觉到自己的头有点儿疼,便不敢在多想。
    复生最近是怎么了,他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天佑今天去上了课。
    回来的时候正遇着复生急匆匆的去医务室。
    “复生,怎么样了,还没好么?”
    “恩!你去上课了?”
    “是呀!好久没去上课了,也该去上一次课了。”
    “是呀,我想我也应该去上课的。”
    “你去看病吧,我先回了。”
    “哦,那好,一会见!”
    天佑始终觉得复生不对,可能是害了病了,自己也好象是害了病。总觉着身上有点不对劲,究竟是哪不对劲,又说不上来。管他呢,就这么地了。
    刚吃过饭,回了宿舍,刚好复生也从外面回来。
    “复生,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我总觉着你很不对劲,你应该是有事瞒着我吧!”
    听到这些话,复生的脸有些儿红,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没……没什么,是你多心了。”
    “我们是好朋友,好兄弟,你不应该瞒我。”
    复生的脸更红了,象熟透的苹果。
    “好吧,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
    “天佑,我想明天你陪我去医务室换,好吗?”
    “你受伤了,怎么伤的?”
    “恩,这个,是……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摔伤的。”
    “足球?”
    “恩!”
    “天呐,你什么时候会踢足球的?我真的一点不知道。”
    “不会,闹着玩的。”
    第二天,天佑很早就起床了,做在书桌前猛抽烟,“怎么还不来叫我?”
    快到中饭的时间了,天佑想,应该去吃点东西吧。现在他基本上已经很饿了。
    忽然自己的手机响起了“酸酸甜甜就是我”的铃声,这是天佑设置的短信铃声。
    “快下来,我在楼下等你。”是复生的短信。
    “就下来。”天佑迅速回了一条。
    “差不多快好了,今天是最后一贴了。”
    “那就好。”
    说着便走到了医务室的门口。
    复生从容的走了进去,天佑象是第一次上花轿的大姑娘,很羞却。
    复生的伤口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胶。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连上药都免了。
    天佑的目光从复生的伤口上移开,触及医生的目光,迅速的收了起来,忽然感觉到这里似乎有点燥热,很闷。有点喘不过气来,赶紧踱着步子出了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外面的空气也相当的闷,压着人,不舒服。但明显少了许多药水味,这便感觉好的多了。可是眼前总是闪着一双眼睛,就算闭上眼治白癫风医院哪家好还是有,挥之不去。
    没到五分钟,复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天佑的目光在一次触及医生的目光,急忙收了回来,走了两步回头扫了一眼,医生摘下了口罩……
    “走吧!”复生催促到。
    悻悻而去。
    天佑已经在宿舍坐了一下午,什么都没做,独自发呆。
    突然天佑整个身体激烈的颤了一下,烟已经烧到了尽头,扔在地上踩了一脚,手指被烫红了,渐渐的起了水疱。
    登时,天佑似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抽出了抽屉找了很久,最后找出了一把匕首,已经上了一些青锈。随便找了一块破布擦了几下,又用清水冲了一会。基本上已经呈现出原来的本色了。手指试了一下刃口的锋芒,还很利。
    天佑拿着匕首在手背上划了几下,始终没划破。一丝血也没见着。回到书桌前,又抽了一支烟。下个下午了,就这么坐了一个下午,地上留下了十几个烟头。
    天佑把手握的紧紧的,青筋一根根的暴了出来。
    手背上登时多了一条血口子,很深很长……
    地上多了一滩血……
      
      
    二○○五年十一月六日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本港台衛星直播万人音樂聊天城
點擊進入=>>萬人资料堂本港台衛星直播萬人堂心水聊吧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2-24 06:31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