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是什么泯灭了我们的爱情
浪里个浪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095
精华 0
积分 54665
帖子 10933
威望 54665 点
金钱 21867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3-27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8-5-17 06: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是什么泯灭了我们的爱情

是什么泯灭了我们的爱情
      
   
    时间已经是初冬,风吹在脸上,有刀刮的感觉,隐隐作痛。秀文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一片一片的被撕裂开来晾在风中,生生的冷,生生的疼。
    “臭婊子,你还敢回来……”秀文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里,门咣当一声打开,大伟冲出来就给了秀文一记眩晕不可小视耳光。
    秀文没来得及反应,大伟又揪起秀文的头发,直往墙上撞。秀文本能的反抗着,更遭来大伟的又一阵拳打脚踢。等秀文最后拼命的挣脱大伟时,是一络头发被活生生的谁知道眼眉白点是白癜风么扯掉后,从楼梯上滚下来的.
    有手机磕碰楼梯,发出很金属的脆响.
      
    许是冬天来了的缘故,往日七彩而温暖的霓虹今天也显得格外的昏暗而阴冷。细细的冬雨不知何时飘了起来,冰冷的雨丝一个劲的往脖子里钻。秀文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秀文不知道应该往哪儿去。去哥哥家?只怕哥哥见了,依哥哥的性子,定会想着要去杀了大伟,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更大的麻烦.秀文累了,没有力气去闹。去母亲家?秀文怕母亲的追问,怕父亲的叹息,更怕母亲伤心的眼泪。
    秀文漫无目的地游走着。走了多久?秀文不知道。累了,秀文一个人坐在临河的堤上,好大一阵,秀文蜷缩着身子,只静静地望着漆黑的河面,任冰凉的雨滴挟着阵阵冷风肆意的拍打着身体,任眼泪冰冷地滑下脸颊,融入滔滔的江水。终于,秀文放开声音,号啕大哭起来。为自己哭?还是为被泯灭的爱情哭?秀文不知道.
      
    秀文和大伟是师范时候的同学。秀文人如其名,清秀的外表,文静的性格,且能歌善舞,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一直是男生们倾慕的对象。大伟性格内向,沉默寡言,听同学讲,继母的泼辣让大伟从小养成了孤僻的性格。可在秀文看来,大伟的孤僻是一种成熟和稳重,在那个青涩的年代,少女的情怀就这样悄悄的为大伟敞开了。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在场的椭圆跑道边,留下了他俩几多甜蜜的回忆。
    毕业时,大伟本应该分到偏僻的老家去的,在秀文的努力下,两人如愿以偿地分到了秀文的老家   两个人的日子,写满了甜蜜。大伟真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好丈夫,不但把家里的家务全包了,而且把秀文照顾得无微不至.让秀文的出色愈发的耀眼.秀文是学校的大队辅导员,学校因为紧邻县城,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很多,什么歌唱比赛,文艺汇演,大型团体……一出紧接一出。秀文是一个要强的人,从排练到表演,都亲力亲为,力求做到最好。除此之外,秀文还把学校的少先队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上至学校领导,下至每一位教师,没有一个不佩服的。秀文在享受这些荣誉的时候,也很得意自己当初的的眼光,挑了大伟这样一个好丈夫,好依靠。
      
    不久,两人在县城买了房子。有了孩子,大伟既当爹来又当妈,忙里忙外,不亦乐乎。秀文依然忙着自己的工作。每每遇到秀文周末有节目排练,需要加班的时候,不论刮风下雨,大伟总是用摩托车接送秀文。偶尔,大伟带着儿子一起来接.远远的,儿子挥着小手,奶声奶气的叫着妈妈,那一刻,秀文感觉到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而且很多次她分明地感到自己的幸福满得就快要溢出来了。每当秀文疲倦地回到家里,看着桌上摆着的热腾腾饭菜,秀文打心眼里感谢丈夫的支持,不止一次搂着大伟,幸福的说:“大伟,有你真好……”
有问必答中有白癫风的治疗方案吗    有一天,大伟初中的朋友硬拉着大伟去喝酒,孩子在家哭着要爸爸,死活不肯睡觉。秀文更深切体会到大伟在这个家中的位置,不可替代。
    还有一次,朋友来家中做客,席间喝着酒,秀文张罗着煮点稀饭来吃。秀文在厨房一会儿问大伟米要多少,一会儿问水掺多少,惹得朋友的妻子羡慕不已,一个劲的埋怨自己的老公不会像大伟那样疼人.秀文幸福的听着,也为自己这么多年对家庭的忽略油然而生愧疚。
      
    秀文依然忙着.
      
    历史的车轮碾进二十一世纪,党的先进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镇教办点名要秀文去帮忙写先进的材料,协助做好先进的宣传活动。秀文和大伟商量是去还是不去,大伟极力主张秀文去。在大伟看来,秀文的能力有目共睹,应该有属于她的更大的舞台。只是。秀文却很犹豫,她舍不得自己心爱的学生,舍不得自己所热爱的学校舞台;而且,她也不想让自己对家的歉疚越来越沉重.
    秀文最终还是去了镇教办,这很大程度是大伟的鼓励起了作用。镇上的工作多数时候闲得人发慌,吹牛,看报纸,喝茶……秀文心里很不踏实。可在大伟的劝说下,秀文慢慢适应了。还慢慢地喜欢上隔三岔五和办公室的同事、镇上的分管领导们,一起喝喝酒,唱唱歌。因为秀文的酒量和歌喉一样让人佩服。在一声又一声、一次又一次的赞美声中,秀文找到了新的感觉。
      
    从什么时候开始秀文习惯了在梳妆台前优雅地擦粉、描眉,从什么时候开始大伟皱起了眉头,大咧咧的秀文记不清楚。每次看秀文喝得有些醉意的回来,大伟都想说点什么,可总是没说。秀文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他一向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他找不到表达的语言和合适的表达方式.
    大伟的欲言又止,秀文总算看出了端倪.可秀文觉得这也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只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秀文反倒觉得大伟有些小家子气了.
    “喝酒伤身,少喝些吧……”大伟有些心疼。
    “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一定要喝酒来证明嘛……?”大伟偶尔的埋怨秀文听出来了。
    “女人,成天喝酒唱歌……”大伟的怒气渐渐显露出来。
    秀文起初也很担心大伟的感受,可秀文又明显感觉自己新的机遇就快到了,不想轻易放弃.秀文不想就这样一辈子当小职员.平时领导对自己能力的大加赞赏,喝酒时对自己很有前程的暗示,秀文都想要好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当然秀文也听得出来领导赞赏后面暗示出来的暧昧信息,但秀文认为自己能把握住原则和分寸,不会让大伟失望的。
    这一天,孩子有些低烧,老是闹.秀文照例忙着化妆要出去.大伟好性子的说:″要不今晚就不去,孩子有些不舒服.”
    ″我不能不去,有县里的领导呢。”
    ″你都看见了,孩子发烧呢,闹得慌……”大伟不由得提高了声调。
    “不是有你在吗?我走了。”秀文不耐烦,急匆匆的要出门。
    “我就不信今晚你不去不行!”大伟把正在手里拿着的拖把“啪”的一下扔在地上。
    秀文不理会,兀自出门去了。
    大伟呆呆地站在房中央,听秀文高跟鞋敲打楼梯的声音渐渐远去。
      
    大伟偶尔听到了有关秀文的一些风言风语。大伟自然不相信。每次想找秀文谈谈,又怕秀文说自己小气,不支持她的工作,可话憋在心里实在有些难受。周末的大伟很无聊,便时常会和朋友一起出去醉酒。酒量本不好的他,喝完回来,难得清醒一回。大伟居然喜欢这种感觉,想想,人嘛,有时候需要糊涂,糊涂也是一种生活。
    夜深人静闲下来的时候,秀文也会想到大伟和孩子,甚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可是秀文不能自拔,她喜欢上了这种生活。
      
      
    这天,秀文又有应酬.临出门时,大伟趁着酒意说“九点以前回来……”语气有些蛮横。秀文不以为然。
    电话响了,秀文正吃着饭,看是大伟打来的。“我还在吃饭……有事回来再说”.秀文挂了电话。
    同事笑着说:“看人家秀文,老公多关心呀……”秀文听出了同事话里的揶郁,心里有些气。
    “十分钟,十分钟给我回来……”大伟在电话里再次嚷道。
    一位女同事抢过手机,玩笑着说:“怕老婆被我们拐了卖了不成?呵呵……”
    “你是谁,少管……”没有准备的女同事有些尴尬。
    “告诉你,给我马上滚回来,不然……”大伟的话让秀文大吃了一惊。秀文忽然莫名的愤怒。
    “我偏不,你凭什么?”秀文也吼道。
      
    酒精慢慢退去,大伟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秀文的手机,总是通了无人应答。
    大伟忽然忆起方才滚落在楼梯的手机。
    窗外滴嗒滴嗒的雨声一阵紧过一阵,大伟跑到哥哥家敲门,“秀文不在这儿。”秀文听见嫂子用力关门的声音。
    娘家人准备好了对大伟的兴师问罪。
    “我家秀文当初多少人追她,最后坚持着看上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你居然敢打她?”哥哥吼道。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嫂子附和着。
    “你看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的这副德性。你现在的房子,我家秀文挣了多少?哪样家俱不是我们娘家的?你能有啥……”丈母娘指着大伟的鼻子,唾沫星子溅了大伟满脸都是。
    大伟看到了秀文.秀文一声不吭。
    大伟有些寒心,不是为娘家人的尖酸刻薄,而是为秀文的默许寒心。没想到自己在秀文心目中竟是这样的不堪。
    “秀文,我们一起回去吧!”大伟叫道。
    秀文不动。
    “儿子,去,叫妈妈一起回家。”大伟又催促儿子。
    秀文转过头去,任儿子怎样叫,没有应答。
    昨夜的雨一直下到现在,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大伟忽然觉得今年的冬天来得真早。
    风中飘着一股透心的寒.
      
    儿子和秀文还是搬去了哥哥家,大伟落得个清净。这么多年总是持家务,现在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大把时间了,大伟反倒轻松了些。邀约的兄弟伙都来了,难得的自由,难得的酒醉。
    睁开眼,酒精浇透的神经还有些麻木.窗外射进一线冬天难得一见的阳光。那盆秀文最喜欢的茶花,竟有些枯了,叶面上居然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大伟忽然觉得房间里太静了,静得有些可怕。
    大伟又开始忙,把屋子里里外外来了个大扫除。特别是那盆茶花,大伟细心地把每一片叶子擦得亮亮的。秀文说过,她喜欢这叶子上的绿精灵。
    忙完这一切,大伟忐忑地想:再低个头,把她们母子接回来吧。
      
    收拾起勇气,大伟刚走到门口,忽然接到秀文的电话:“什么时候我们谈谈离婚的事吧……”
    秀文打这样的电话是嫂子出的主意,说大伟这么久也不来认个错,太不像话了。吓吓他,一定得让他知道自己错了。秀文本是百般不愿意这样做的。大伟对她的好,她一辈子记得的。她没有想过要离开大伟,可也很生气大伟这些天来对自己的不闻不问。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3 21:00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