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一个县和一本书
心急如焚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7476
精华 0
积分 10420
帖子 2084
威望 10420 点
金钱 4169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7-12-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2-14 06: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一个县和一本书

一个县和一本书












<共计2231字>

  

  

  一个县和一本书

  ——秦钟

  

  

    

    

    

  漠风不张扬,闲处看刀郎。情到迷醉时,字字蕴奇香。

  一位高寿长者须髯山飘飘,仰面朝天,手中推拉着一架精致绝伦的刀郎艾介克,其势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苍凉厚重,亦有感叹岁月流逝,青春不再的叹惜与旷世绝尘的豪迈壮阔之情,这就是《在刀郎舞之乡》一书封面在表意传情方面的张力。

  的确,白殿疯症状我是怀着好奇激动与探询发现的复杂心情,一口气读完了侯宇振的《在刀郎舞之乡》。 完全被书中记叙描写以及人物现状所吸引、所打动、所迷惑。这就是人文的麦盖提,这就是地理与文化意义上的麦盖提吗?这就是远古时期刀郎人的精神家园儿历史现状吗?

  《在刀郎舞之乡》是一部叙事长诗,是一幅风俗长轴,是一曲木卡姆与刀郎麦西来甫相互交织,相互依存的历史见证与名曲,它从神秘的刀郎舞之乡起笔,涵盖诠释了有关刀郎人的起源、成长、发展、衍变以及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创造历史,创造文化从而大踏步地走向世界文化遗产的全过程。其中不乏有刀郎人,刀郎舞,刀郎羊,卡伦琴、女鼓手、女歌手、女画家,百年唢呐声,大漠冬猎,烤鱼,垂钓等南疆人耳熟能详的人和事,更有缠绵悱恻、余音绕梁的悠悠芦笛,刀郎夜市,采棉曲,采桑曲,刀郎情话,乡村掠影,大漠写意,还有作者对沙枣,沙棘,骆驼剌,央塔克草,天鹅湖,胡杨,红枊以及已往乡村人事的咏叹与怀念。

  侯宇振军转后在麦盖提安家落户前后共八年时间,主要在八十年代中后期与九十年代初期一段漫长的时期。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文学青年,一个自命不凡的底层通讯员,宣传员。那时条件也十分简陋,农村建设主要以体力劳动为主。出行没有车,甚至连一条象样的石子路也没有,他背的相机是老式的“120”,常常跑光走调,他自己孤身一人,吃的百家饭,写的千家事,唱的奋斗歌。除了每天能在《喀什日报》上上三、四篇有关麦盖提的新闻外,也间或有几篇能称之为文艺、诗歌的豆腐块面世。二十到三十岁之间,正是贪心恋爱的黄金岁月,可是他一个外来户,人生地不熟,加上清高孤傲与心无傍骛,他只能与这一方水土涵养的一方人结缘,在别人眼里,戈壁大漠,异域风情只不过是过眼云烟,人生参照物而已。他对此却爱得深沉,观察得仔细,并且每次出门都有心得和收获,这就得益于他博闻强记的视觉与嗅觉,更得益于他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抢人家手里的勃勃“野心”与不随遇而安的作家梦,诗人梦。说实在的,候宇振(当年)做人不是很成功的,但作事写书当通讯员一定是出类拔萃,万里挑一的。为此,在他调出麦盖提之前,《喀什日报》还为他出过一期专版。

  时间跨越了二十年接近一代人的年龄,可听其言,读其书,究其事,闻其声,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晃若昨日,历历在目。通过文字的媒介,是那么地触手可及,灵性鲜活,达到了跃然纸上,可以相向对话,促膝畅谈,亦可以引为知音知已知情。因为他植根于现实的生花妙笔,所写的人人心中有,却人人笔下无的奇景佳构。我们常常说曹雪芹,贾平凹点石成金,涉笔成趣,殊不知候宇振因为在南疆喝的碱水多,吸的咸尘多,走的夜路多,因此他也下笔如有神,笔落惊风雨。可见文不在长短,人不在丰瘦,都有异曲同工之理。

  《在刀郎舞之乡》有7.5个印张,18万余言,51个篇段。前半部是序幕,是夹叙夹议的抒情,是在描画一条飞跃腾达的西部龙的,是群龙舞天,百蛟闹海,作者浓墨重彩,呕心沥血为我们描绘了一部在“黄沙漠漠直入天,风吹落日商旅断”的宏大背景下的凡人新事,凡人奇事,用曲笔塑造了一群典型环境里的典型人物,是散文是小说又是特写,如淳酒般芳纯,如清泉般甘冽,娓娓道来,叫人爱不释手,如沐朝露,如临黄山,充满了清新与惬意。

  中间偏后是过渡,显得有些疲软,有些离题和跑调,是因为叙事过于纤细,材料过于分散,还是不能铺张扬厉,总感到有点拘谨和勉强,显出了作者的慵懒,还是笔者的词锋,还是读者的挑剔。不过看了后半部分,你会拍案惊奇,扼腕长叹“这是一部振聋发聩的力作,这是一曲力透纸背,余音绕梁的当代绝响”。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画龙点睛,龙则穿壁而逝。这就是《在刀郎舞之乡》的苦心缀连与一咏三叹的佳构,这就是凤头、猪肚、豹尾在此的绝妙展现。

  文人相轻是过去的事,让人心悦诚服的是作者眼中的景,心中的事,笔下的情,真可谓情满叶河,情溢戈壁,情系刀郞。

  “在刀郞之乡,美无处不在,村头,田间河畔……只要你用心去寻找,美就会贮满你记忆的脑海”。

北京中科医院曝光  “徜徉在神秘北京哪个医院医治白癜风最好的原始胡杨林,让执著的意志与宽阔的胸怀去接受时光熔炉的砺炼;让澎湃的思绪与翱翔的遐想去穿越时空的隧道,面对那死的悲壮与生的顽强,去真切地感受大自然借助胡杨这一卑微的树种来展示生命的伟大与永恒”。这是全书的结句,这也是全篇的高潮。

  推而广之,它不只是叙写了一个与他休戚与共,同舟共济的边城小县,它是借一个卑微的胡杨树种,写广义的戈壁大漠,南疆喀什,乃至昆仑雪峰,巍巍天山。因为正是这种不畏风霜,盐碱,正义在胸,大义凛然的英雄树,是新疆各族人民开拓进取,团结向上的象征。

  当然瑕不掩瑜,此书出版仓促,缺乏认真的校对,错别字较多,造成了词不达意,因文害意的现象也不少见。另外从组材,布局,谋篇,考证,辞章的角度考虑也有不足之处。总之它是一种土生土长在南疆盐碱风沙上的一棵胡杨树,它栉风沐雨,气贯长虹,它枝叶婆娑,如伞如盖,不同凡响,响遏黄沙流云,在西部喀什文坛彰显出一种高度,一种硬度,一种风度。在今后或者将来,期望有人企及或者大胆地超越,也许第一个超越者仍是他自己。

  07.2.28日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2 16:14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