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手
喜笑颜开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7478
精华 0
积分 56630
帖子 11326
威望 56630 点
金钱 22653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7-12-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5-17 05: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手
    崔力醒来时,眼前是一片雪一样的白,如同阿布里大叔的羊群爬上了苍鹰翱翔的蓝天。他动了动,立刻觉到了手臂钻心的痛,仿佛千万只蚂蚁无情的噬啮。他张了张嘴,发出了“啊”的声响。他立刻听到有人欣喜地喊了一声:
    “醒了!醒了!
    这声音很遥远,仿佛在山的那一边,混合着风萧树鸣的回声,但又很切近,仿佛就在耳边,就在他似曾相识的心底。他用力地想了想,一幅清晰的面孔在他心灵的胶片上渐渐显露出来。他动了一下头,就看见了那张可爱又熟悉的脸,挂着微笑和泪珠。
    “你终于醒了。”她低声抽泣着,脸上的泪花晶莹如晨起的露,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好似山上盛开的不知名的小花。
    他微微一笑,说:
    “我的手……”
    “你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每个人都这么说,真的……”林丹心哽咽着说。
    “谢谢你!”崔力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白白的绷带缠绕着他的一只胳膊,让他想起陕北的白羊肚毛巾。他闭了一下眼,而后又睁开,脸上就挂上了熟悉的微笑,他看着挂满了泪珠的林丹心。
    “我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林丹心用力地点点头,一缕阳光从窗外射进来,透过半卷的窗帘洒了一些碎花在崔力的病床上。
    “我答应要采最艳丽的花给你,看来我要食言了。”
    崔力用那只还健全的手轻轻地抚在林丹心的脸上,为她抚去那珍珠般的泪水。就是这只手,在失去了它的亲密伙伴之后,保住了崔力的生命。
    “没有食言!”林丹心焦急地说,“你能够安全地回来,这就是世界上最艳丽的花了。”
    崔力笑笑,“可惜我这枝花被风雨吹得零件都不全了。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
    林丹心紧紧地握住了他抚在她脸上的那只手,叹了一口气,说:
    “你真是一个乐观的人,失去了一只手还能笑出来,天底下恐怕没有让你烦恼的事了吧!”
    “傻瓜,”崔力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说,“我失去了一只手,可是我的生命还在,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最大眷顾,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没有比在死神的眼皮底下拣回性命更开心的了。所以我要笑。”
    “行了,我的大哲学家,我服了你了,什么时候都是你有理,人家为你哭成这样,你还一直在笑,没良心的人。”
    林丹心说,但她的内心也还是被崔力的乐观感染了。当她第一眼看到崔力受伤的样子时,她的内心一片空白,仿佛生活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崔力是她生命的一部分,虽然他们经常因为崔力不听劝阻地不停地出外探险而争得面红耳赤。但她从内心里也知道,探险是崔力生命的一部分,就像崔力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一样。
    她还清楚地记得崔力这次要出去时,她哭着劝阻的情形。或许她那时就有那个不祥的预感?天晓得,她每次都是这样的劝阻他的,每次都是很认真地为他祈祷,希望他平安。只要他不在身边,又有哪一次不是提心吊胆?
    “你什么时候才能安安稳稳地呆在家里,不去做那种让人碎了心的事?”她当时这样哭诉着。而崔力依然是一脸的坏笑。当年就是这种浮溢在嘴角的坏笑,打动了林丹心。人常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还真是那么回事。就是现在,她也经常沉浸在崔力时不时地发出的坏坏的笑的温馨中。
    “你什么时候才能安安稳稳地呆在家里,不去做那种让人提心吊胆的事?”林丹心凝视崔力疲惫的双眼,叹着气说道。
    崔力合上的双眼又睁开了。他望着一脸关切的林丹心,内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就是这个女人,在他最危险的时候,在他打算放弃自己生命的时候,给了他生存下去的理由和信念,给了他生存下去的勇气和胆识。他用手摸娑着她因为担心而略显憔悴的脸,说:
    “从今往后,我恐怕是再不会去做这样的探险了,我的手……”他抬了抬那只缠满了绷带的手,一阵隐隐的痛直渗入到他的心里去,他咧了咧嘴,发出一丝苦笑。
    林丹心急忙把他的手放下去,并威胁似地说:
    “别动!”但内心里也是一阵痛楚。她现在倒宁愿让他每日不在自己身边,每日去探他的险,而让他有一双手,一双能拥抱她的强有力的手。她甚至后悔为什么每次他要出去的时候要喋喋不休地阻止他呢?人大约就是这样矛盾地生活,这样矛盾地思考,这样矛盾地去做事的吧!
    中午的时候,崔力吃了点饭,精神稍微好了一些。正午的阳光有些灼热,林丹心去拉住了窗帘,病房里立时显出些幽暗来。崔力让林丹心扶他坐起来,林丹心说:
    “不行,医生说你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需要好好地休息。”
    崔力笑了笑,仍旧仰天躺了,他问林丹心:
    “我睡了几天?”
    林丹心说:
    “你还问呢,让人担心死了,昏睡了一天一夜,要不是医生说你没事,只是太需要休息,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了呢!”
    崔力苦笑了一声,一天一夜?他清楚地记得,他被吊在那座可恶的山岩上,可是两天两夜啊。就是那座山岩,让他失去了这只和他朝夕相处了近三十年的一只手,他当时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但为了活下去,为了林丹心,他不得不亲自割断了那只被挤在石缝中的右手,这让他想起了当年刮骨疗毒的关云长,大约也是这般的豪气干云吧!
    他紧紧握住林丹心的手,说:
    “我真的应该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如果不是这一次危险的经历,真不明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也是这般的美好,这般的来之不易!”
    “本来就是吗!可我每次都劝你别到处乱跑,你都不听我的。”林丹心半娇半嗔地说。
    崔力闭上眼,一丝疲惫一点点蚕食了他愉快的心情。林丹心很体贴地说:“好了,别说了,再睡一会儿吧!”给他掖了掖被子。崔力感激地对她点点头,就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2)
    当崔力从山崖上挣脱了最后一丝骨头的牵连,看着那只伴了他三十年的手恐怖地悬在空中,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用另一只手护住头部,慢慢地往下滑,突起的石头在他的背上,屁股上留下深深的划痕,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也并不觉得疼痛   最要命的是,鲜红的血仍在孜孜不倦地流着,好像各拉丹冬雪峰上的那条著名小溪。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那些不时地折磨着他下滑的石头也在用疼痛提醒着他。
    终于到了一块相对平缓的地方,风在山林间呜咽,昨天盘旋在他头顶的那只大鸟就停在不远处的一块突起的大石上,似乎在渴望他突然倒下去,好作为它一顿丰盛的午餐。
    崔力从划得支离破碎的衣服上撕下一大块来,然后从斜挎在肩上的工具包里拿出一些止血的伤药涂到腕上去,但一点用都没有,血仍是不断地涌出来,济南的喷泉似的。他感觉到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离他而去,他真的想此刻就两腿一蹬,躺在地上永远不起来。
    他的眼前一直在闪现着一个人影,他认真地揉揉眼,看清楚了,就是林丹心,他要用一生去爱的人。看见她,他突然又坚强起来,他忍着疼,用那块布条在胳膊稍上一点的位置又死劲地勒了一圈。刚才在山崖上,也是林丹心的影像给了他谁清楚哪个医院的皮肤科好割去手的决心,给了他活下去的决心。最难的决择已经做出,他没有理由不生存下去。他又重新紧了紧他在山崖上系上去的那条绳子,血白癜风使用封闭针的效果好不好果然流得慢了。意识又开始清晰起来,他明白,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止住血,这是他生命最后的支撑。他强忍住疼痛,用牙齿和另外一只手,在受伤的胳膊上又系了几条布带,然后上了一些止血药,用纱布包扎起来。果然好了一些。那只鸟似乎也预测到他不会很快死去,有些挑衅地在他的身边盘旋。崔力不去管它,他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往山下走,找到人,找到人把他救出去。
    但这里人迹罕至,距离最近的人家,按他来时的记忆,也在四五里之外。他看了看斜挂在肩上的包,包里还有一瓶水,干粮没有了。但这已经足够了,他暗暗地给自己鼓劲。他旋开盖子,喝了一小口,然后很小心地旋好,放在包里,辨了一下方向,就摇摇晃晃地向山下走去。
    眼前一阵阵地冒着金光,脚下虚浮,在这该死的山崖上挂了两天两夜,已经让他的精力严重透支。他在路过一个小树林时,拣了一根树枝作拐杖,这样好多了。
    山重重叠叠,仿佛驯兽师的笼子,没有一条路能通向山下的炊烟,好似永远也走不出它的森严;树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好像它从来就没有过边际,如一片与天相接的绿的海洋。血从绷带里往外渗,口里干渴得着了火一般的,他真想把仅剩的那一瓶水一饮而尽。但多次与危险擦肩而过的经验又告诉他,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能喝干瓶里的水。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眼前不时地闪烁着奇异的光,仿佛整个大地都在旋转。背在身上的工具包成了一座极重的负累,仿佛有千斤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艰难地迈着步,几声鸟的鸣叫在头顶飞掠而过。我一定要活下去。他在心底暗暗地下着决心,他深吸了一口气,要把整个疲惫的心神调节到最亢奋的状态,但脑子里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漆黑。坚持住,他在心里叫道。
    他闭上眼,努力调整着坐下去的姿势有谁清楚常见的皮肤病有哪些,他凭感觉靠在一棵大树上,然后缓缓地坐下去。这很重要,只要他还有意识,就能自救,否则就会成为那些野兽的美食。他终于坐到了地上,眼前什么也看不到,意识在一点点地模糊,世界在一点点地沉静下去,但生的欲望同样坚强地从内心的深处往上挤,要挤去弥散着的死的威胁。他挣扎着从工具袋里拿出水瓶,想在没有失去意识之前把水送到嘴里去。水瓶也变得好重,他腿夹住水瓶,缓缓地用手旋开,拿起来,那只曾拿着锋利的小刀毫不留情地割断他的哥们儿的手,此刻却出奇地无力,他有些后悔应该早些喝下那些水,他不知道死亡来得这样猝不及防。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句像是一般的声音:“这儿有一人,怎么了?”
    天堂的门忽然洞开,五彩缤纷的花朵从天而降,他的手完全失去了拿住水瓶的勇气,他张张口,说,救我……
    世界变成浑沌一片,仿佛一下子从天堂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他在空气中飘浮,四周是黑暗,好似沉沉的夜,然后,夜色也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
    (3)
    崔力一直在做梦,做一个恐怖的梦。他梦见自己被吊在悬崖上,一根长长的链锁系着他的手,他身子悬空,脚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海中泛着热泡,如一锅煮沸了的羊汤。一只长像凶恶的大鸟在他头顶盘旋,嘶哑地鸣叫着,然后仿佛突然从地上涌出来似的,一大群鸟聚集在了他的周围,发出桀桀的笑声。他在恐怖中挣扎,系着他的铁链却突然生出许多倒刺,深深地刺进他的血肉之中,他撕心裂肺地狂叫,那群围在他身边的大鸟怪叫着把自己的喙插进他的胸膛里,血肉斑驳的……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6 00:14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