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冷箫玦
浪里个浪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095
精华 0
积分 57575
帖子 11515
威望 57575 点
金钱 23031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3-27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8-5-17 09: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冷箫玦

一阕清箫漫解忧,红尘何事苦营谋。
    沙鸥映水云来往,知是人间第几秋?
   
   
    冷箫玦
      
   
    孟喆一发厌着那个江湖上人称“断肠箫”的女人了。
    “断肠箫”,本名萧玥,无门无派,师承不详,武功不详,相貌年纪不详。医术毒术俱精,中其毒者,非其本人施救,必死无疑。时携箫自随,有闻其箫声者,多为其所毒,故人称“断肠箫”,或有称“肠断萧娘”者。
    孟喆把手上的一卷纸扔在书案上,起身来负手在屋内焦躁地转来转去。
    江湖上的人只知道这么多。
    然而他知道得更多些。想到此,他不禁更多了些焦躁,又快步走到书案前,拿起那卷纸重看了一回,终于气不打一处来,恨恨向一边扔去。
    “哐”一声,案上一个小琉璃瓶被打了下来,碎了一地。
    “大哥……”他的妹妹孟翓闻声赶了过来,见他犹自恨怒不解,怯怯问道:“是……谁的信?”一面小心走过来,看桌上那卷纸。
    厚厚一卷,都是江湖上有关“断肠箫”的事,哪个哪个被她废了武功,哪个哪个被她毒瞎了眼睛,哪个哪个因中了她的毒而被仇家所杀……那卷纸旁边,另有一张薛涛笺,几行清秀的卫夫人簪花小字写道:
    “书呈孟庄主讳喆阁下:
    前蒙玉趾光降,幽谷蓬荜生辉。然自君仙驾一返,妾检视谷中鄙物,有冷箫玦一方,竟乃无可寻觅。窃念此物虽曾与君暂解二竖之患,然并未有相赠之意,且虽鄙物,亦得之先师,不敢轻弃。祈君珠还和浦是幸。
    再拜顿首。
    箫玥”
    孟翓一惊,急问道:“断肠箫?大哥,你……你怎么会……”
    孟喆长叹一声,转过身来,道:“此事我原不曾给你说过,也是怕你误会。谁知……唉……”
      
    三个月前,孟喆在雁荡遇到了“苗疆三枭”,因原先便结了梁子,三枭趁他落单,便动起手来。孟喆道:“哼,若凭武功,那些跳梁小丑岂是我的敌手?只我一个不提防,竟尔中了他们暗算。你也知道,那三枭原是久处苗疆,惯会用毒的,所以我就中了毒……待我几招杀退他们,退到山谷里,就晕倒了。”
    “后来呢?”孟翓道,“那断肠箫又怎么来的?”
    “后来,我醒了之后,就见到了那个叫断肠箫的人。她……解了我的毒。”空腹吃甜食严重的影响到个人健康孟喆语气有些迟疑,又忙忙说道:“我那时怎知她就是江湖上恶名昭彰的断肠箫?若早知道,宁死了也不叫她救,哼!我孟家庄的人……”
    孟翓自小便敬佩大哥,闻言忙道:“这个大哥何必说,我岂不知哥的为人呢?只说那断肠箫却是怎么回事吧。”
    孟喆闻言方消了些义愤,又道:“她解了我的毒……不是,她给了我一块玉,说是叫什么‘冷箫玦’,说是只有用这块玉才能解我的毒,而且必须要每日随身佩带,三月之后,才能毒性全消,否则三年之内必将毒性发作而亡。……哼,我当时还感激她,后来见她行为鬼祟,人又看起来不甚正派,就悄悄跟在她后面,结果发现……发现……哼!你可知两个月前会稽柳家被仇家追杀的事?以柳大哥本事,何惧那几个小小毛贼?全是因她事先给柳大哥下了毒……我本想好言劝她回头,莫再做这样妖邪之事,岂知她竟不听,反拿她救我之事市恩于我,叫我与她同流和污。哼,我堂堂孟家庄庄主岂能为她收买?一气之下便离开谷中。”
    “那冷箫玦……”孟翓怯怯问道,“可是在你这里?”
    孟喆听妹子意思,似有疑心之意,便大怒道:“你道大哥我是欺占别人东西的人么?你……翓儿,你……”却又说不下去,重重叹了口气。
    孟翓见哥哥生气,慌忙道:“哪里哪里,哥哥这么做自是有哥的理由,我不过……不过问一声罢了……”
    孟喆“哼”一声,继续道:“我自然有理由。我那时毒性尚未解,冷箫玦还一直在身上,所以一时不查才带走了。后来本想着这不义之物,我宁可毒发了也不要它,只是不知她在哪里。岂知后来她竟写信与我,要胁我不能把柳家的事说出去,否则就要我马上把冷箫玦交出来。哼,我孟喆岂是受人要胁的?再后来她还说什么‘料君必不以顺手牵羊事辱亚圣之名’,竟是疑我存心盗走……哼!我再想了一回,想到此物若再落到她手里,必会贻害武林;在我这里,至少还可为正派中人请问现在有没有什么特效药或者治疗比较快的方法?所用。”
    孟翓想了一回,大是有理,点头叹道:“亏得大哥还好言劝她,依我看来,这样恶毒偏狭小人,便是真拿了她的也不为过。换了是我,早就……”
    孟喆眼一瞪,怒道:“翓儿岂可说这样话?我们名门之后,谁屑做这样事?不过……若是立心端正,便是用这样手段,圣人也必能鉴察。”
    孟翓一发觉得有理了。
      
    断肠箫的另一封信三日后被人送到孟家庄。
    “敬付孟庄主讳喆阁下:
    妾闻之,仁人君子不乐非义之物。冷箫玦既非君胳膊上有白块咋个办所有,又据之不还,且无片言只字为欶,亚圣之后岂有此人耶?妾实不解。今妾急当用之,若雁字无凭,犹不得赵璧重返之期,则七日之后,妾自当敬拜庄门。
    敛衽再拜
    万福金安。
    箫玥”
    这回孟翓也一并义愤起来,恨恨道:“哼,这妖女竟敢威胁我孟家庄!七日后来到,我们难道怕你不成!”正自怒目横眉,转眼却见孟喆锁了眉头,坐在那里默不吭声。
    孟翓道:“哥,哥……”
    孟喆一惊,回过神来,道:“啊,你说什么?嗯,这妖女实在可恶,我们万不能服软。只是……她用毒神出鬼没,只怕防不胜防……万一到时她再约了帮手来……”
    孟翓闻言一笑,道:“哼,她会约帮手,我们便没有么?正派中人早就想除去她了。七日……对了,你生日不是正在这几天么?我们便说给你做生日,约一些朋友过来,到时还怕她不成?”因见孟喆仍在迟疑,便一笑道:“你也说的,只要用心正,什么手段都不碍的。也罢,这事就交给我了。”说着便精神抖擞地出门而去。
    孟喆长叹一声,心下不定。
    他知道,断肠箫不只会用毒,她的武功,他也见识过的。
    然而……人多了,总不会有事吧?况且所有正派人士都知道断魂箫是个邪派妖女。嗯,正是这样。
      
    七日后,孟翓果然约了一大批正派朋友前来,名为庆贺生辰。所有人也都收到了孟翓的密信,详细说了断肠箫之事。大家果然都义愤填膺,恨恨地都赶过来,气势汹汹地等着那个妖女以邪媚的方式出现在正派人的眼中。
    一直等到晚上,还不见人来,众人心意都有些懈怠了。酒酣耳热,有人便醉矄矄地说那妖女一定是见人多,便被吓回去了,边说边加了许多摹拟形容,众人大是欢喜,满宴喜气洋洋,仿佛一战告捷。只孟喆神情兀自有些恍惚。已喝得半醉的“三吴剑”徐云上前去,拍拍孟喆的肩,醉眼乜斜,笑道:“孟大哥,来,我……敬你一杯……为了……就为那……那个妖女……”一言未已,忽见家丁大步奔上堂来,道:“启禀庄主,萧玥求见……”
    孟喆一惊,猛可起身来,撞翻了徐云的酒杯,淋淋漓漓湿了半幅袖子。
      
    众人都盯着厅门,等着那个妖女的出现。
    堂上忽地静下来,只偶尔有半醉的人打个酒嗝,听得格外刺耳。
    只见家丁引来一女子,身着青布衣裙,衣饰甚简,只一管玉箫看起来名贵些。那女子低了头碎步慢慢地走,八幅湘裙只微微漾起几丝涟纹。只见她慢慢行到厅门,微微拾起裙脚,抬脚跨过门槛,慢慢来至堂上,方缓缓抬了一下头,又很快低下去。
    众人细看她,面上不施脂粉,倒生得清秀,只苍白了些,看起来一脸病容。低眉顺眼地,并不见有什么出奇处,却是羞怯的紧,只忙忙看了众人一眼,再不肯抬起头来。
    众人大是惊奇,厅里一发寂静,连打酒嗝的人也一时忘了理直气壮地打嗝。
    孟喆缓缓站起身来,面上笼了一层严霜,冷冷道:“断肠箫,你终于来了……”
    那女子闻言猛可抬头,一脸茫然,道:“我…我叫萧玥,那个断肠箫是什么人……我……”说着声音又怯怯地低下去,期期艾艾地道:“你……你还是不肯回去么?……就算是……就算是……”声音又低到没有,垂下头去。
    众人齐怔在那里,转过脸来看孟喆,只见他形容尴尬之极,勉强稳住道:“你这妖女,用毒害了那么多人,居然在此惺惺作态!”
    萧玥抬起头来,满面委屈惊诧,眼睛也睁得大了,怔怔盯着孟喆道:“你……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孟喆,你……你实在是……”说着已带了些哭腔,双目盈然,却又拼命止住泪,向众人道:“诸位大侠,小女子姓萧名玥,原是在雁荡山居住,三个月前,孟……孟庄主他因受了伤在我那里养伤,我……我把自己常日里用的冷箫玦借与他,与他疗伤,本来……本来我……”说着,又羞得满面通红,低下头去。
    众人一发奇怪,看孟喆已是惊住,只道:“你胡说,你胡说……”
    萧玥低着头,吞声咽泪,道:“我怎么便是胡说了呢?难道不是我把冷箫玦借给你养伤,难道不是我照料你病中饮食起居,难道不是我……你……你竟说得出这样话……”一面又急又气,咳个不停。
    直咳了许久方才平复下来,只见她拿帕子捂了嘴,又忙忙塞回去,口角却仍有一线血痕。众人静静看她抬起头来,满眼哀怨盯着孟喆,幽幽道:“孟庄主,你原也知道,我自幼体弱多病,多亏师傅传我这块冷箫玦,有疗伤之效,我才活到这时候。那天……那天因见你伤得厉害,才把冷箫玦借给你,谁知……”说不数句,气力又有些不支,再顿一下方道:“谁知你……我一个村野女子,原也不敢高攀孟庄主,你不告而别,我……我……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连冷箫玦也带走?”
    萧玥盯着孟喆,仿佛要把他看到底里,一面缓缓道:“我不敢上你门来,只怕我这村野之人配不上此处,斗胆写两封信来要回我的东西,你却……你却居然不但不还我,反而给我加这许多罪名……孟……孟喆,你好狠心!你负我……负我……你若想杀我,何必起这许多心思?你只须扣着冷箫玦不还,过不几月,我自然病死,何必再叫这许多人来,再叫我……叫我……”言到此处,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嘴角泌出血丝,慢慢蜿蜒到颔下。
    孟喆已是怔住在那里。她果然不只会用毒。
    因见众人都盯着自己看,孟喆忙道:“你……你一派胡言,你……你明明就是断肠箫,想拉我下水,想用点小恩小惠收买我……你……你害了柳家的人,你毒死了那么多人……”
    萧玥面容惨白,已是摇摇欲倒。众人看此情形,再听孟喆言语,实在难以委决。恰众客之中有一个叫“神医”柳金针的,原是怕断肠箫用毒,所以特特请来。他与众人交换个眼神,便上前来,挽住萧玥手腕,一面道:“姑娘既是身子不好,还是不要过于伤心的好。且先坐下歇一歇,待老朽帮姑娘把把脉如何?”萧玥含泣点点头,轻声谢过,便在左近椅上坐下来。
    柳金针细细为萧玥把了一回脉,寸关尺细细把过,左手换到右手,直过了许久,方站起身来。孟喆忙道:“神医……”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8 03:46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