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破碎的过去式
遇难有勇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6979
精华 0
积分 78665
帖子 15734
威望 78665 点
金钱 31467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7-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4 03: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破碎的过去式

破碎的过去式
      
   
    ---有一双眼睛始终在远处注视,这让我的思想在阳光下无所遁形。
      
    在我焦头烂额地想着这个小说,并险些走火入魔的当紧关口你那么适时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或者是眼睛里。这不能不说是天意,一切都似是冥冥注定的,天意不可违,由此,我在刹那间就决定把你当作这个小说的主角。你到底是谁呢?或者是我的同学、朋友、曾经的恋人,或者我和你根本就是陌路人,甚至可能你并不存在,只是我脑子里虚化的影象。但这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可以让我走进一个故事,而我,在这一刻便忘记了自己。这就足够了。
      
    我看到,你站在街边,神情漠然而且迷惘。这条街向来就是热闹非常,好象从没有消停过。两边布满了大的商场和小的门店,周围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全是人,天知道是不是这个城市的所有人全部挤在了这儿,这使你不得不随时变更着站立的姿势,或轻挪几步,以避免有人冲过来与你撞个满怀。要知道,你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凭这一点,这种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不像是来逛街,当然也不是来购物,你站在那儿不动时就像根木桩,动的时候就是根被风吹得不住倾斜的木桩。这使得你和这热闹的街道格外的不协调,这使得你和周围的忙碌的人群格外的格格不入。这使得你在我眼里格外的神秘莫测。我对你充满了探知的欲望。
      
    没有谁知道你要做什么,你将要做什么,这当然不包括我在内。要知道,若非你外表漂亮衣着光鲜,保不准就有人会对你产生一些不好地想法。你看,现在那些和你擦肩而过的人不就趁着这个机会碰你几下么,还有好多贼恁兮兮的眼睛恶狠狠地盯在你身上。这些你都无视,神情依然迷惘且漠然。很明显,你已习惯了。
      
    你是这样一个特别而又漂亮的女人哪,我如此叹息。
      
    紧接着,你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像突然窜出个小火苗似的,整个人都特别的兴奋起来。顺着你的目光追过去,一对男女在街对面的人群中正旁若无人地牵手而行。由于这条街只有几米宽,除非眼睛近视到半盲的程度,否则对面飞过去一只蚊子这公母也是清晰可见。我说这些话只想表明,我对这对男女看得绝对清楚,描述也绝对真实。我以一种从容不迫的淡定打量这个男人的具体形象---不能说他矮,也不能说他瘦,可看起来就是很文弱的模样,文弱到你都很想去欺负他一下,文弱到走路都是依靠一条腿迈动的惯性带动着另一条腿的前进。这让人顿生怜悯之心,就有点不忍心再去欺负他,可恨的是这小子还不老实,一只手非要搭在女人的腰肢上,摸摸索索地,这又让人觉得,欺负欺负他也没什么打紧。
      
    女人留着一头清汤挂面式的长发,垂下来遮挡住了大半张脸。任凭你长着一对鹰眼也只有徒呼奈何的份,所幸女人的身材相当的棒,穿一件短小而且紧身的黑色衣服,露出一小截雪白的盈盈一握的腰肌,直让人有拼死摸一把的冲动。我心下暗想,这北京看白癜风哪里医院最专业治疗方法男人若被欺负了,多半也就由此而来。女人祸水啊,唉!
      
    你心里一定开始骂着狐狸精之类的词汇了,并下意识的打量了自己全身上下,脸上现出不太自然的也不太自信的羞色。其实你完全不用感到羞愧,你的身材修长,于是就亭亭玉立,于是就风姿绰约,比起那些只会卖肉的女人高级多了。也不知道你听到我这些赞美你的话没有,总之你看起来是不太在意了。应该是听到了吧。
      
    你心说,好啊好啊,林一非你也开始搞起婚外情了,你心里其实并不惊讶,你心里其实还在暗暗高兴。可不是么?这一天等了好久呢。你决定打电话给苏钦通报这一情况,你打算用一种得意洋洋的又充满同情怜悯的语气跟她说,你老公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呢,你甚至准备好了怎样去安慰她,你会装作毫不在意的说,这有什么啊,男人不都这样么,你想象着苏钦在你面前哭得淅沥哗啦的,于是你安慰着,别难过,别难过,然后嘴角便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在行将结尾时你欲言又止地再说上半句,你当年还不是……你太得意了,你越想越高兴。于是你急不可待地拿出手机,按了号码,你刚说了一句你的老公……那边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你这满肚子的话就只好烂在那里,这个难受劲可把你憋得够戗。你当然不能善罢甘休,你已经生气了,非常生气。于是你决定追查到底,找到林一非婚外情的确凿证据,然后就啪的摔在苏钦面前,看她还敢神气?还敢挂你电话?
      
    ---身边总是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诱惑,一不留神,那便是万劫不复。
      
    你对这街道太熟悉了,哪一个拐角处适合隐蔽你再清楚不过,于是你身手敏捷如在苏格兰场受训过的特工一样长时间地猫伏在他们身后而不被发现。
      
    这时林一非搂着那个女人进了一间咖啡馆,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你心中的火焰腾一下就燃烧了起来。那一天,不就是在这个地方么,你把苏钦隆重地介绍给当时还是你男朋友的林一非,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啊,没多久他们竟然就搅到了一起。古人把夺夫之恨和杀母之仇并列,可见这事有多么严重。林一非的人品是没得说的,要不你怎会爱上了他呢,你到现在还爱着他吧?别不承认了。
      
    一个性格宽厚,外形文弱的男人如何抵挡得了诱惑?你理所当然地把这一切算到了苏钦头上。这个狐狸精,你恨恨地说。
      
    你忘记不了当时林一非搓着手难以启齿地跟你说分手吧这一残酷事实,他的心里一定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吧?他有些难为情地说跟苏钦在一起才算找到了做人的感觉,言下之意就是说跟你在一起那会儿根本就不算是人了?于是你成全了他做人的美好愿望,并嘱托他好自为之,好好做人。那天你是怎样的痛苦啊,你醉得一塌糊涂的拽着个男人就哭得淅沥哗啦,那男人把藏在心里的话吞吐着说出来,要不,我来照顾你?你抬起醉眼迷离的眼睛瞧着他,媚笑着说,你想勾引我,你这个贱东西。你一直的说,你一直的重复着说,直到爱你的男人悄然离去,于是你便不再说起。
      
    现在你心里又想,林一非啊林一非,你还是没好好做人啊。按说你该高兴了,你当年的痛苦如今与你有夺夫之恨的苏钦也要体验一把了。可你心里就是有那么一丝不安,你觉得很惶恐。你忽然头晕目眩,原本明明白白的一件事突然变得支离破碎,你蹲下来,大把的扯着自己的头发,使劲地想,到底是谁抢了谁的男人?苏钦?你?一切混沌不开,清晰的脉路嘎然绷断。
      
    ---意识的背离和肉体的背叛交缠在一起,这让孤独愈加的孤独,寒冷愈加的寒冷。
      
    下一刻你出现在了这个叫作林一非的男人的面前。你想象着他会大吃一惊,并极力地掩饰着和身边这个女人的关系。可大出你意料之外,林一非很自然地还向女人身边更靠近了些。欲盖弥彰,你心里好笑。他想说什么,说这是他老婆,说这是苏钦?骗鬼呢,别忘记了,苏钦我可是认识的,化了灰也认得出来,就是那狐狸精抢走了……
      
    林一非竟然从容不迫,问,你怎么来了?回去吧。你一下子被问得楞住了,回去?回哪儿去,你的头又开始疼了,呆了片刻,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你贴近林一非,说,那你跟我走。想了想,你并不知该去哪儿,又说,那你带我走。林一非也不说话,拉着她就出了门。
      
    你跟着林一非坐进了出租车里,司机是个挺阴险的家伙,看你的眼神明显不怀好意,你觉得他可能把你当作鸡了,于是辩解,他是我老公,你这样说的时候得意极了,苏钦啊苏钦,你可知道,我又把你老公抢回来了。司机咕哝了一句,好似并不相信,你没辙了,求助地看了林一非一眼,林一非嗯了一声,对司机说,这真是我老婆。于是你发觉司机看你的眼神正常了,善意了。于是你终于满意,疲倦地睡去。
      
    到了房间门口,你硬扯着林一非进去。随手把厚厚的窗帘全部拉上,室内顿时暗淡下来,犹如夜晚。你仰面躺在床上,说,做吧。接着你闭上了眼睛,似乎就要睡去。在昏暗的光线下,你的脸型精致皮肤剔透晶莹,修长的睫毛盖在眼帘上,静懿的姿态有如传说中沉睡不醒的公主,让人不敢稍有亵渎,为之窒息。
      
    林一非长时间地凝视着你,继而把脸深深埋在双手之间,显得疲惫不已。然后和衣侧躺在你身边,这时你喘了口长气,睁开眼睛,双臂将他的头紧紧抱往胸前,喃喃地问,做了么?林一非不敢动弹,说,做了。你满意地笑了笑,再次长吁了口气,一脚把林一非踹了下来,你翻身下了床开心地大笑,你说,林一非啊林一非,你还是没好好做人啊。你决定立刻给苏钦打电话,告诉她说,你和她的老公刚刚上了床。这次你可是证据确凿,看她还敢神气?还敢挂你电话?
      
    你这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边一个女人就不耐烦地说,苏钦你还有完没完啊,你抢我男朋友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你就放过我行不行?早跟你说一百遍了,我跟你老公早就没来往了。
      
    你怕她再挂电话,急道,这次我有证据……
      
    见鬼去吧,疯女人,电话啪的挂断。
      
    你颓然倒地,脸上兴奋的神采逐渐消失,顷刻,你身子一震,把目光突然地投向了我,问,你是谁?
      
    我真不想承认我叫作林一非,因为林了解北京治疗白癜风手术医院一非是个坏男人。所以我只能默然地抽烟,所以我的眼神异常空洞还有些悲伤,所以我不敢与你对视并且对你的问题哑口无言。
      
    你愤怒地跳了起来,一巴掌刮在我脸上,破口大骂,贱东西,有老婆了还跟老娘上床?
      
    ---失却之后是死亡还是重生?这个问题永远也没有答案。
      
    苏钦又从北京哪个医院可彻底治愈白癜风吗家里跑了出去,我知道她依旧会在那条街道徘徊,试图找到我这个林一非背叛他这个苏钦的确凿证据。这种事过不了多久就会演上一遍,而我,只能一次次地陪着她重温过去。
      
    曾经有那么一天,林一非说,只有和苏钦在一起才算感觉到了做人的快乐。
      
    我是贱东西么?或许是吧。
      
    许多时候,错误本来就在一直的延续下去。
      
    只是苏钦却不知道,那条街道早已拆除了很久。

顶部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8 03:50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