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往事,1943年······
遇难有勇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6979
精华 0
积分 78665
帖子 15734
威望 78665 点
金钱 31467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7-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4 07: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往事,1943年······

往事,1943年······
   
   
   
   
    小说:《往事,1943年……》
    孙立民
    你要想知道一件要命的事儿,这不难,也不容易。它有时候碰巧就让你知道了。你可以听听他讲,听着他痛哭流涕、哈哈大笑、一本正经地把那件要命的事儿说一遍、说两遍、或者说三遍。但是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每一件要命的事儿都那么不同,那么相似,那么提心吊胆。有许多主人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的讲着现在的故事,有的讲着从前的故事,讲着讲着,他们就说,我怎么能遇上这事儿,真要命,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好像每一个主人公都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局外人,去听另一个主人公给他讲一件要命的事儿。但是历史这个大轮子不跟你讲这套道理。它没有感情、没有怜悯、没有爱憎,没有血也没有肉,那些主人公不过是人们自己在历史的辙痕里演绎出的广告、警告、劝告以及一切沉重的、轻浮的、白的或是黑的,沾着血泪的、漾着欢笑的这个、那个之类的等等、等等……
      
    华子要到荆长贵的剃头铺子里去作学徒,正式去的那天是五月初十。五月初十的前一天,五月初九是华子17岁的生日。过生日的时候娘给他做了一碗面,里面放了两个鸡蛋。华子把面吃了,把鸡蛋也吃了。他摸摸肚子,用舌头舔舔嘴唇,觉得不错,很舒坦。
    第二天华子起得很早。第二天就是五月初十。他起来,匆匆忙忙穿好衣服,衣服是青绸布做的,新布,脚上一双鞋也是青布面。华子的这套衣服是舅舅李三喜送的。舅舅送他衣服是因为舅舅是城里最大的绸布庄李记绸缎庄的大掌柜。
    华子穿好衣服的时候对着一块小镜碴照照自己。镜碴很小,是娘的,只能照见脸,华子看见镜子里面是个头发黑黑,脸很白很瘦,泛着青色的小子。这小子嘴巴上还是光光的,没长胡子;眼不大,单眼皮,有点儿肿。他端详着自己,娘就从他身后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只半截的梳子,给他的头发梳一梳。华子从镜碴儿里看了娘一眼,他看见娘给他梳头时,娘的脸上有一种很庄严的表情。华子说不清娘的这种表情里含着什么意思,但是华子知道,娘只有对他的时候才有这样的表情。华子将镜碴放在墙台上,回身背起娘给他包好的那个包袱走出门去;那时外面的天气很好,有太阳,天上的云很稀很淡,几只又黑又灰的鸟呀呀地叫着从他的头顶上飞过。华子抬头一看,一步跨上石板铺的街面。刚跨上去的时候,他感觉那上面散发着凉气,跟着他看见石板缝里爬着几只褐色的、小小的蚂蚁,他急忙跳开,跳回到家门口去,娘告诉他一不杀生,二不造孽,蚂蚁也不要踩,华子是听娘的话的。他相信娘,知道娘是天底下顶好的女人,娘说不杀生不踩蚂蚁华子就知道这一定好。这时家家的房顶都在冒着烟,烟在空气里散开,和着细尘,辣丝丝地刺激着华子的鼻子。他突然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这之后,他觉得鼻子酸酸的,有些滑腻,跟着流出一点清鼻涕,眼里也涌出些湿乎乎的东西,华子心说,这烟,真呛,就掏出手帕来擦擦眼,又擤擤鼻涕,擦完,他看看那手帕,手帕是前开他去未来的丈人程铁匠家,他的未来的媳妇妮儿送的,妮儿送他帕子的时候用两只白白的小手抖开让他看上面的图案,华子看图案之前先看的是妮儿的脸,妮儿是鹅蛋脸,嘴小,红嘟嘟的,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眼细长,双眼皮,双眼皮里藏着一对黑黑的眼珠儿。华子看着,心里就闹痒,脑子里胡乱想着作新郎的滋味儿。这样想着,他看妮儿的眼神就有点发直,发呆,看得妮儿有点儿不自在的感觉,妮儿就将帕子送到他的眼皮底下。华子接过帕子,两手托了,细看上面的图案,是两朵荷花儿,还有一个莲蓬,中间有两只鸭子似的东西卧着,有一只的脖子绣着鸭绿色。华子笑了,说妮儿这是你绣的吧。妮儿点点头说,是。华子说,这帕子绣得不错,妮儿说:哪儿不错。华子说。花儿不错,只是绣了两只鸭子上面不好。妮儿听了有些吃惊地望着华子,又看看华子手里的帕子,说,鸭子?!华子说,是。还没过门就送这些呱啦呱啦的东西,往后过日子要吵嘴。妮儿说,怎么是鸭子?那是鸳鸯。华子捧着帕子仔细看看,又想一想,觉得自己搞错了,就说,其实是你不懂,鸳鸯就是鸭子。妮儿听了嘻嘻地笑起来说,你连鸳鸯和鸭子都分不清,咋学剃头。华子心说,这可是两码事儿,脑袋和屁股分清就能学剃头。嘴上却说,这东西鸳鸯倒是鸳鸯,只是绣得有点发福了,鸳鸯一胖就跟鸭子似的差不多。妮儿觉得好笑,抬起一只手,用一根细白细白的小手指戳着华子的脑门儿说,鸳鸯胖成猪也是鸳鸯,华子想,管它是什么,反正是妮儿送的,能擦鼻涕就行。便笑笑,去妮儿的脸蛋上掐一掐。
    这是前天的事儿,前天是五月初八,五月初八是华子生日的前一天,华子正式学徒的前两天。那天,华子的丈人和丈母娘要到乡下去看妮儿的姥姥和姥爷,华子去未来的丈人家里是给未来的媳妇妮儿作伴的。
    华子将手帕叠好揣在口袋里,将肩上的包朝上颠一颠,两手一齐抓住那个系着蝴蝶花儿的结。
    爹和娘都走出来送他,娘走过来,帮他抻一抻衣服,娘正怀着孩子,走过来时,嘴里喘着粗气,前衣襟下面像藏着一只锅,将衣襟顶得老高。华子在心里偷猜过娘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不过华子想,要是生还是生个女孩好,将来叽叽喳喳地跟着她的嫂子妮儿在一起,也好有个唠嗑做伴的,娘儿们家总要有个人跟她说话,不说话她就寂寞。华子低下了头,站在爹和娘的面前,娘伸出手指去他的头上拢一拢。娘说,去学艺,手脚要勤快,别让师傅瞅着不顺眼。华子说,是,娘。娘说,学艺要靠自己,学成了,一辈子的衣饭就不愁了。华子说,是,娘。娘说,去了要听话,别丢了你舅舅的面子。华子说,是,娘。
    华子应着,和娘面对面地站着,华子觉出娘说话时,脸离他的脸很近。有一股带着酸味儿的热气扑到他的脸上。他觉得脸上很痒,仿佛被什么东西搔了一下,他抬眼看看娘,娘显得挺老,蜡黄蜡黄的脸上爬着许多细细的皱纹。眼睛也不似从前那么清透。华子记着娘从前不是这样,娘从前很年轻很漂亮,华子想了,就觉得心里酸酸的,便扭了头,转身朝街口走去。
    街两边的几爿铺子这时全开了,有一个干瘦的老太太正拿着一把苕帚扫她的门前,将路面的灰尘都扑扑地扫起来,灰尘飘着又到别处再落下去。华子躲开一点,迈着步子走他的。鞋底在石板路上敲打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华子觉得自己走得是很快的,但是这条路仿佛突然变得漫长而陌生,他记着两边的房上从前似乎没有瓦,现在却铺预防儿童白癜风有哪些措施有哪些了又黑又灰的瓦和像凝血一样颜色的瓦檐。上面长着绿绿的青苔,一些积了尘土的瓦窝里长出一蓬蓬的草来。
    华子肩上挎着包袱挺挺地走着,走到街口,他回头看了一眼,他看见爹和娘还站在那儿,爹像一根风干的树桩,站得直直的,一动不动。娘扶着爹站着,娘的脸灰黄得像一块墙上被风雨淋过的泥巴。早晨的,稍稍有些浅凉的风吹过去,娘的头发就飘起来,飘得散散乱乱,仿佛一面被风抽割得破碎的旗子。华子仔细看看娘,他看见娘的两手撑着腰,将肚子更加突兀的腆起。华子见了,想着娘的肚子里怀着孩子,想着娘为他吃过的苦和她硬撑起的闷闷的日子,就冲她笑笑。娘看见华子对她的笑,娘就运动了脸上的肌肉,冲华子笑笑。华子喜欢娘这样冲他笑,他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娘抱着他,一边轻轻拍他,一边哼着曲儿,一边冲他这样地笑。那时,他就看着娘带着笑模样的脸睡着;睡得实实在在。华子想到这些,就急急地拐过街角去。
    走过三个路口,对面就是铁匠铺子。华子朝铺子那儿看看,铺子的门已经开了,门口没人,里面黑洞洞的,传出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偶尔就有一点火花溅到了门边。也能听见铁匠抢锤下力时的“咳咳”声。华子想过去看一看,和丈人程铁匠或妮儿说几句什么话,因为五月初八那天晚上他是住在铁匠铺里的,那天铁匠领着老婆下乡去看妮儿的姥姥和姥爷。家里就只有妮儿一个人,铁匠的老婆就把华子喊去给妮儿做伴连看家。铁匠说不中,铁匠的老婆说,早晚是他的老婆,娶亲的日子已经订了有啥不中。就把华子喊去了。华子记着那天晚上是他一生当中最难忘的。铁匠和铁匠的老婆一走,他就关了前门和后门,他关上了门,走进妮儿住的屋子。他一进去就看见妮儿半坐半靠在床沿边,低着头,脸红红的,并且有一点笑模样。华子过去,看见了妮儿的两条白白的胳膊,看见两条胳膊中间簇拥着两个高高隆起的软软的东西。华子就一下子抱住妮儿。他抱住妮儿,使劲亲她,用鼻子嗅着她身上散发着的一股淡淡的香味儿。他一边嗅一边亲,妮儿就扭动着身子轻轻的像猫叫似的哼出声音。华子记着妮儿的身子细白,柔软而且光滑,她顺从着华子躺到床上,并用她软软的手指摸着华子的脸,两个想知道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最有效人就这样抱着亲着,后来华子就一挺坐在床上,伸开他的两只手从妮儿的脸一直摸到妮儿的脚尖,他激动着,本想是要作的,但是他忍住了,他想,眼见就是自己老婆了,犯不着这样急急火火;那样他怕妮儿难过。他就轻轻揉着妮儿的胸脯说,妮儿,六月初四是咱俩成亲的日子,你记着那天起你就是我的老婆。妮儿冲他对点着头,说,六月初四,我记着。那天晚上,是五月初八的晚上。那身体里缺少黑色素如何去注意天华子第一次感到从所未有的惊奇就是丈人程铁匠黑,丈母娘铁匠的老婆也黑,可他们的女儿妮儿却白得耀眼,白得像块儿精面团儿。华子那天晚上是十六岁的最后一天,也是第一次抚摸女人的一天。十年后,华子一瘸一拐地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举目无亲,他去舅舅那儿看看,到师傅那儿,广福茶庄那儿看看,又到铁匠铺那儿看看。别处旧址尚在,铁匠铺那儿却正在建新楼群。马路对面的房子直到自家的老址也在拆。华子的心里一片凄凉,一瘸一拐地走出西门,走向那片荒芜的坟冢……
    华子住了住脚,听着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想一想,就又抬脚朝前走去。
    这条路上的石板都是凿成一样大的长方形的石板,拼得也有规则。华子自小就从这条路上走。他从这条路上走,大多数都是去舅舅李三喜的布庄。他记着舅舅李三喜的布庄原来就是三开扇的大店门,门楣上边探出两根带云彩卷的粗铁棍,一到年节或喜庆,舅舅就张罗放鞭炮挂红灯。华子五六岁的时候,华子记着放炮挂灯是由舅舅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做。后来这差事就交给了布庄的伙计老六。因为后来老大和老二都到外面去读书。老六挂灯拿一根长杆,将灯笼里的蜡烛点燃,再用长杆挑起来,挂在门楣上带云彩卷的粗铁棍上。然后拐着两条小短腿,晃着一颗大角瓜脑袋,在灯下转两圈看一看。

顶部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4 02:32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